活力奥米加

深入了解USANA®活力奥米加™对身体和大脑的益处

USANA®活力奥米加™

来自鱼油的浓缩奥米加-3脂肪和维生素D,会从健康的源头—细胞开始支持您心脏、大脑、眼睛等等的运作。

服用USANA®活力奥米加™,获取能让身体和大脑发挥最大功能所需的有益脂肪。没有高质量的奥米加-3脂肪酸的营养方案,就不能算是完整。这些脂肪酸有助于保持您从出生前到老年的健康,由于人体无法自行制造很多的奥米加-3,所以每周吃几次含丰富油脂的鱼是增加摄取量的一种方法。但是如果每天再服用USANA活力奥米加,就可以轻松地在饮食中获得大量的奥米加-3。*

活力奥米加是以浓缩的高质量鱼油精制而成,可以为您每日的健康提供许多好处。成千上万的研究证明,奥米加-3对于身体有多方面的好处:*

  • 细胞功能
  • 平衡的免疫反应
  • 心血管健康
  • 大脑和神经活动
  • 眼睛健康
  • 孕期健康
  • 关节和运动后恢复

此外,不断有研究指出补充奥米加-3对健康的好处,包括对肝脏和乳房的健康。此外,这个多功能补充品还添加了维生素D,能增进您的细胞健康。*

除了添加维生素D之外,活力奥米加强效的关键还包括长链EPA(二十碳五烯酸)和DHA(二十二碳六烯酸)的含量。EPA和DHA都经过广泛的研究,并且发现它们在体内提供不同的重要作用。而长链型式的奥米加-3比其他短链脂肪酸效能更好,这也代表您不用摄取那么多也能获得相同的健康益处。*

什么是长链和短链脂肪酸?

脂肪酸是您体内脂质(脂肪)的主要成份。它们由碳原子链(以及一些其他分子)所组成。碳链有不同的长度,根据其上碳原子的数量,分别被称为长、中、短链。有一到六个碳原子的脂肪酸被称为短链,如果有七到十二个碳原子,则是中链;长链的碳原子个数大于十二个。

这些不同链长的脂肪酸,在体内有不同的用途。α-亚油酸(ALA)是一种短链脂肪酸,可在体内转化为长链脂肪酸,如DHA。虽然这个过程并不像直接食用DHA或EPA那样有效,但还是很健康的,只是需要摄取更多的ALA才能获得相同的效益。这就是为什么从饮食摄取长链脂肪酸有助于满足人体的营养需求。*

了解脂肪

脂肪是您饮食的必要成份,但是,您应该减少摄取不健康的脂肪,多摄取有益的脂肪。

您应该限制的是饱和脂肪和反式脂肪。饱和脂肪含于红肉、牛奶、奶油和干酪中,它们不像反式脂肪那样有害,但应适度食用。反式脂肪酸(存在于部分氢化植物油中)对您的健康害处更大,请尽量避免食用,或者至少减少摄取量。这些脂肪在室温下是固态的;它们会促进低密度脂蛋白(LDL—坏胆固醇)的增加和堵塞动脉的脂肪沉积。

好的脂肪是存在于植物油、牛油果、坚果和种籽中的单元不饱和脂肪,因为它们不会促进动脉脂肪沉积。多元不饱和脂肪酸,尤其是奥米加-6和奥米加-3,对整体健康最有益。*

奥米加-6脂肪酸富含于禽肉、绿叶蔬菜、鸡蛋、坚果、谷物和植物油中。

奥米加-3脂肪酸有许多型态,但您最常听到的三种是α-亚油酸、EPA和DHA。亚麻籽、奇亚籽和核桃是植物性α-亚油酸的来源,可在体内转化为EPA和DHA。您可以直接从食物中获得EPA和DHA,例如含油脂的鱼—鲑鱼、鲔鱼、沙丁鱼、鳀鱼,或磷虾油。

奥米加-3和奥米加-6脂肪酸会互相抢夺相同的酵素,以触发身体产生类花生酸(下文有更多介绍)。因此,重要的是要保持两者的均衡,以确保能够同时获得两种脂肪酸的好处。*

许多专家认为,1:1的奥米加-3和奥米加-6的比例是最理想的。但是对大多数人的整体健康而言,4:1的比例才是很好的目标。然而,一般饮食通常含有较多的奥米加-6脂肪酸,因为许多加工食品都含有它。16:1(或更高)的奥米加-6与奥米加-3脂肪酸的比例并不罕见。*

这表示从饮食中摄取的奥米加-6会降低奥米加-3的益处,而奥米加-3则不会抵消过量的奥米加-6,这种情况可能会对您的健康产生负面影响。*

遗憾的是,这种不均衡的现象很常见。尽管与奥米加-3脂肪酸相关的健康益处甚为明显,但饮食调查显示高达百分之90的人根本没有从饮食中获得足够的数量。大多数人每天只摄取30-100毫克的EPA/DHA,远低于每天250毫克至2克的EPA/DHA建议摄取量。

食用富含油脂的鱼是增加奥米加-3摄取量的一种方法。建议每周至少食用两片六盎司的高脂肪鱼,以达到专家的建议量。

如果您因为食物偏好或对特定类型鱼类毒素的担忧,而无法或不想吃那么多鱼,那么活力奥米加就是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汞或多氯联苯(PCBs,有机氯化合物)通常是最大的问题。补充优质鱼油是增加体内奥米加-3浓度的一种安全有效的方法,并可以帮助保持适当的均衡。并且您可以安心地使用来支持您的健康,而不用担心因为食用某些鱼类而遭受污染。*

USANA活力奥米加鱼油没有鱼腥味

活力奥米加是由鳀鱼和沙丁鱼(寿命短的小鱼)全身的油(不是肝油)所制成。这些鱼所受到的污染自然要比剑鱼和大鲭鱼等大型鱼类低得多。它们都来自受监管的产地,以确保质量。事实上,活力奥米加所使用的原料(预先精炼过)油的PCB已经低于对成品的规定。

所有油质是用分馏法浓缩精制;换句话说,化学物质会在不同的沸点被分离。这种分子蒸馏法可以去除杂质和任何反式脂肪酸,仅留下有益的关键成份。接着会再次对成品油进行重金属和其他污染物的测试,以确保符合严格的纯度标准。

鱼油是来自鱼粉和罐头工业的副产品,并没有为了生产鱼油而特地捕捞渔获。并且所有废弃产品都会转成生物燃料,为位于加拿大新斯科细亚省的生产设施提供动力。

良好的健康始于良好的细胞功能

活力奥米加的作用是从最基本的层面—细胞保护您的健康。我们先看看奥米加-3脂肪酸在细胞结构中的关键作用。

您体内的所有细胞都被封在质膜中,而饮食中的脂肪酸会被纳入细胞膜形成磷脂双层(磷脂是脂肪酸与磷酸盐的结合)。这层膜具有选择性屏障的作用,可以阻止或允许特定物质进入。这层膜就像是一个守门人,可以调节能穿过脂质屏障的水、氧气、营养素和其他物质。细胞膜中的蛋白质也是细胞发送和接收通讯信号的媒介。*

因为您的细胞膜是由饮食中的脂肪酸组成,所以它们的坚硬度或柔软度直接受到您所吃的食物的影响。坚硬的细胞膜对您没有任何好处,坚硬的细胞会让细胞运作所需要的物质更难以进入或离开。

要确保细胞膜的柔软度需要维持饱和与不饱和脂肪酸的正确均衡。如果您摄取过多的饱和脂肪酸,因为这些脂肪酸较为坚硬,您的细胞膜也可能较硬。奥米加-3(特别是DHA)是您可以摄取到的关键结构脂肪之一,能够帮助维持细胞膜的柔软度和健康的功能。*

除了作为细胞结构的一部分之外,奥米加-3和奥米加-6脂肪酸还可以为您的身体提供许多功能。身体在生产一种称为类花生酸(前列腺素、血栓素和白三烯)的化合物群时就需要它们。这些化合物是类似激素的物质,可控制体内许多自然生理过程,包括血管收缩和舒张、以及凝血。*

有些好的东西如果太多可能有坏处,如类花生酸,如果细胞膜中存在过量的花生四烯酸(一种奥米加-6脂肪酸),结果会让类花生酸过量产生,这样最终可能会反过来导致组织损伤。

维持您细胞中良好的奥米加-6与奥米加-3的比例,就像是一种制衡系统。拥有足够的奥米加-3有助于控制类花生酸的含量和类型,进而帮助保持细胞活性的正常和平衡。这些活性包括促进健康的免疫功能和抗压反应。*

除了影响类花生酸外,奥米加-3还能维护健康的细胞讯号传输和正常的基因表达。*

同样地,活力奥米加所含的维生素D与奥米加-3脂肪酸共同作用,以支持细胞健康。几乎在身体的每个细胞上都有维生素D受体,这说明维生素D对您整个身体的健康和功能有多么重要。但绝大多数人都缺乏这种重要的营养素;活力奥米加特别加添维生素D,让您一整天都精力充沛。*

活力奥米加中的营养素对于维持各方面的健康来说非常重要,这是因为它们对您最基本的生理功能有着广泛的影响。*

活力奥米加在心血管健康的核心中发挥功效

已知地中海饮食和得舒(DASH)饮食有益,而富含油脂的鱼一直都是这些饮食中的主食。其理由很充分,就是奥米加-3脂肪酸和鱼油有利于心血管健康。这些益处已在多项大规模流行病学研究和随机对照研究中得到验证。

您需要摄取多少才能获得对心血管的益处?美国心脏协会建议每周需吃两份富含油脂的鱼,如果需要,则补充鱼油。全球EPA和DHA 奥米加-3组织(GOED)建议每天摄取500到1000毫克的奥米加-3。有些研究显示,高摄取量也有益处。*

活力奥米加中EPA和DHA的浓缩浓度,是为了您的心脏健康而设计的。活力奥米加如何爱护您的心脏?让我们来看看有几种方式:*

  • 具有支持性但非决定性的研究指出,摄取EPA和DHA可降低冠心病的风险。一份活力奥米加提供1050毫克的EPA和DHA奥米加-3脂肪酸。[查看总脂肪、饱和脂肪和胆固醇含量的营养讯息] *
  • EPA和DHA有助于维持血浆中健康的高密度脂蛋白(HDL-好胆固醇)和三酸甘油酯(一种脂肪)浓度,这对于支持健康的动脉功能和血流量很重要。*
  • 血浆中较高浓度的奥米加-3与维持正常的血压有关。*
  • 饮食中摄取的奥米加-3脂肪酸与内皮健康有关,这对健康的循环很重要。*
  • 补充奥米加-3脂肪酸与动脉弹性有关,这是心血管健康的重要因素。*
  • 每天摄取1克海洋奥米加-3脂肪酸与维持健康的静态心跳有关。*

活力奥米加是大脑的食物

大脑是身体的主要器官,控制着从呼吸和平衡,到记忆和情绪等等。良好的营养对维持整体大脑健康非常重要;您可以用富含有益脂肪的活力奥米加来供应大脑的营养需求。*

奥米加-3脂肪酸是您脑细胞膜的主要成份,这也使奥米加-3成为您大脑和中枢神经系统的发育、结构和运作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健康柔软的细胞膜有助于确保神经元发送和接收化学讯息的能力。这个过程对细胞通讯至关重要,它影响着学习、记忆和其他复杂的认知过程。*

DHA是大脑中主要的奥米加-3脂肪酸。因此,保持足够的浓度有助于维持许多大脑功能,包括正常的酶和电活动以及神经传递,这在您步入老年时变得尤为重要。较低浓度的DHA与老年人脑容量的减少有关。*

活力奥米加如何帮助眼睛

您的大脑不是唯一含有大量DHA的地方,它还会自然集中在视网膜上来维护眼睛的健康。您眼球中的光敏部分会发送光信号给大脑,在那里形成一个视觉图像。DHA保护眼睛细胞,支持感光膜的柔软性,并有助于保持视网膜的完整性。*

此外,DHA可以帮助保持眼睛的健康光泽。它还能维持眼睛产生泪液油性成份的腺体的活性,来润滑您的眼睛,以保持正常的视力和眼睛的舒适感。*

前文已讨论过的奥米加-3对心脏健康的一些益处,也会在您的眼睛中发挥作用。您的眼睛含有微细的血管;因为活力奥米加中的奥米加-3能维持血管健康,故也有助于保护健康的眼睛功能。*

Omega-3维护怀孕和婴儿的健康

如果您正准备怀孕、怀孕中或正在哺乳,活力奥米加应该是您日常饮食的重要部份。优质的产前维生素(如产前细胞基本营养素)会为您提供所需的重要维生素、矿物质和抗氧化剂。活力奥米加提供的奥米加-3脂肪酸有助于怀孕期的健康、产后的情绪稳定,以及正常的胎儿生长和发育。*

为什么需要补充品?要获得怀孕期间所增加的DHA和EPA需求,单靠饮食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且由于担心污染物,许多母亲在怀孕和哺乳期间都会明智地避免吃海鲜,这对奥米加-3的摄取量有巨大影响。服用补充品可以帮助您获得足量的DHA和EPA,而不会接触任何污染物。*

活力奥米加鱼油可以帮助您宝宝的人生有一个明智的起步。DHA是胎儿和婴儿大脑神经细胞中的主要脂肪之一。一些观察性研究发现,怀孕期间摄取奥米加-3脂肪酸与儿童许多方面的认知功能的发育有关。以下各项都与怀孕期间的奥米加-3摄取量有关:*

  • 视觉识别/记忆
  • 口语能力
  • 行为
  • 智商
  • 精细运动的技能
  • 社交技巧
  • 沟通技巧

宝宝出生后,对健康脂肪的需求并不会结束。哺乳期间持续补充奥米加-3,可以进一步帮助宝宝认知能力的发育。*

奥米加-3也有助于支持眼睛和视觉系统的健康发育。神经磷脂膜选择性地将DHA浓缩在光受体和一些细胞讯号传输位点,视网膜则选择性地结合EPA来维持眼睛的柔软性。一些研究指出,如果母亲在怀孕期间DHA不足,她的婴儿在出生后60天时的视觉敏锐度可能低于平均水平。*

产前摄取奥米加-3脂肪酸对于儿童健康的肺功能也有益处。

除了上述在发育方面的益处之外,EPA和DHA也是儿童、青少年和青年整体健康的重要成份。添加DHA的婴儿奶粉可以进一步支持宝宝大脑的发育。四岁以上的孩子可以开始服用USANA儿童活力奥米加来补充奥米加-3直到青春期。*

使用活力奥米加从内到外使肌肤亮丽

营养护肤在皮肤外观上有重要的作用,在您的日常美容程序中加入活力奥米加,可以帮助改善肤质。

若缺乏必要脂肪酸会导致皮肤干燥并失去光泽。尽管奥米加-3不是皮肤中的主要脂肪酸,但膳食补充品可以确保您体内有足够的浓度来帮助维持皮肤的屏障功能。当然,您还是需要采用明智的防晒方法。*

将活力奥米加放入健身包,来保持身体健康

您运动以保持身体健康。活力奥米加可以帮助您实现健身目标。研究指出,摄取鱼油搭配规律的运动,比只做运动更能维持健康。尤其是帮助维持健康体重和身体脂肪,以及新陈代谢的健康。*

活力奥米加还可以帮助身体从运动后的疲劳中恢复过来,好让您保持强壮。鱼油有支持关节的功能,并有助于维持关节软骨的健康;关节软骨是覆盖骨头末端,两根骨头相连的部份。运动过后,活力奥米加中的营养素有助于减轻肌肉酸痛。另外,它们还可以帮助支持强健的骨骼,奥米加-3补充品还能帮助身体对运动和日常活动会造成的炎症做出正常健康的反应。*

主要成份

  • EPA
  • DHA
  • 维生素D

详见补充品标示

使用法

每天服用两颗,建议随餐服用。

适用于

  • 18岁以上的所有健康成人
  • 怀孕或哺乳中的妇女

有关USANA 活力奥米加的常见问题

活力奥米加和儿童活力奥米加™有什么区别?

USANA的活力奥米加补充品是一种方便的鱼油补充品胶囊,其中含有均衡浓缩的有益奥米加-3脂肪酸,包括EPA(二十碳五烯酸)和DHA(二十二碳六烯酸)。

USANA的儿童活力奥米加则是一种含有适量的奥米加-3脂肪酸二十碳五烯酸(EPA)和二十二碳六烯酸(DHA)以及维生素D,美味爽口的无糖凝胶状鱼油补充品,非常适合吞咽胶囊有困难的孩童或成人食用。

活力奥米加含有多少EPA和DHA?

每份(2粒胶囊)活力奥米加共含有1200毫克的奥米加-3脂肪酸;其中580毫克是二十碳五烯酸(EPA),470毫克是二十二碳六烯酸(DHA)。

怀孕和哺乳期间可以使用活力奥米加™吗?

研究清楚显示,必要脂肪酸对于发育中的婴儿很重要,但许多妇女单纯从饮食中的摄取量不足。在怀孕期间,奥米加-3脂肪酸(特别是DHA)有益于脑、眼睛、和神经的发育,特别是在最后三个月。*

活力奥米加如何纯化?

活力奥米加使用高真空分子蒸馏法纯化。(我们实际上蒸馏两次,以确保最高的纯度。)

分子蒸馏能除掉杂质(重金属、二氧化物…等)、饱和脂肪、和其他不必要的有机化合物,只留下鱼油的主要有益成份。分子蒸馏是用超低温蒸馏一段时间,并在真空中进行,以进一步降低所需的热量。此外,活力奥米加是由野生的鲥鱼和沙丁鱼制成的全鱼油(不是鱼肝油),这些是寿命不长的小鱼,其受到的污染自然比大鱼(如鲑鱼、鲔鱼…等)低得多。

活力奥米加是否含有反式脂肪?

USANA的所有产品,包括活力奥米加,都完全不含反式脂肪酸。

活力奥米加是否含有维生素A?

不,活力奥米加不含维生素A。除非制造商加入,否则只有鱼肝油(如鳕鱼肝油)制成的鱼油补充品才含有维生素A。

我可以从活力奥米加胶囊中取出液体吗?

打开活力奥米加胶囊的主要问题是很难把胶囊内的液体完全清空,这样可能会减少所接受活性成份的食用量。(此外,可能难以掩盖鱼油的味道。)

假设味道不是问题,并且胶囊也可以完全被清空,这样就不存在用这种方式摄取活力奥米加的问题。只要确保立即食用这些液体,因为它的设计是不能暴露在空气中的。

活力奥米加™是用什么鱼类制造的?

活力奥米加™是由鲥鱼和沙丁鱼制成的全鱼油(不是鱼肝油),这些是寿命不长的小鱼,其受到的污染自然比大鱼(如鲑鱼、鲔鱼…等)低得多。事实上,活力奥米加所使用的原材料油(精炼前)所含的PCBs(多氯联苯)已经比行业指南的所订定的成品标准量低;然后我们又使用称为高真空分子蒸馏(两次)的方法进行纯化,之后再次检测成品中是否含有重金属和其他污染物。

为什么活力奥米加不含奥米加-6或奥米加-9脂肪酸?

鱼油通常含有极少量的奥米加-6和奥米加-9脂肪酸。如果某家公司的鱼油补充品中要添加大量的这些营养成分,则胶囊的体积和/或数量就不得不增加。

此外,奥米加-6脂肪酸在饮食中往往比奥米加-3更普遍,而奥米加-9脂肪酸虽然是有益而且健康的物质,但它们并不被认为是「必要的」(因为人体能够合成它们)。

如何消除鱼油补充品的鱼腥味?

添加了柠檬油,以减少可能的鱼腥味。
如果你仍然觉得腥味太重,可以尝试着用餐时服用活力奥米加。

活力奥米加的热量是多少?

每一个胶囊含10大卡,每日20大卡。

活力奥米加™含有麸质吗?

USANA锭片和胶囊不含小麦、燕麦、黑麦、大麦或、麸质。

如果我对鱼过敏,我可以服用活力奥米加吗?

advice of a physician.特别对高油脂的鱼(例如鲑鱼、鲭鱼、鲱鱼、沙丁鱼、鲥鱼)过敏的人,除非医生建议,否则通常不建议使用活力奥米加。

对特定贝类(如虾、螃蟹、龙虾)过敏的人,活力奥米加应该没有问题,因为它不含任何贝类成份。

参考文献

Ryan AS, Nelson EB. Assessing the effect of docosahexaenoic acid on cognitive functions in healthy, preschool children: a randomized, placebo-controlled, double-blind study. Clin Pediatr (Phila). 2008;47(4):355-62.

Sinn N, Bryan J. Effect of supplementation with polyunsaturated fatty acids and micronutrients on learning and behavior problems associated with child ADHD. J Dev Behav Pediatr. 2007;28(2):82-91.

Williams C, Birch EE, Emmett PM, Northstone K, the Avon Longitudinal Study of Pregnancy and Childhood (ALSPAC) Study Team. Stereoacuity at age 3.5 y in children born full-term is associated with prenatal and postnatal dietary factors: a report from a population-based cohort study. 2001. Am J Clin Nutr 73:316-22.

Barceló-Coblijn G, Murphy EJ, Othman R, Moghadasian MH, Kashour T, Friel JK. Flaxseed oil and fish-oil capsule consumption alters human red blood cell n–3 fatty acid compositions: a multiple-dosing trial comparing 2 sources of n–3 fatty acids. 2008. AJCN 88(3):801-9.

Bourre JM. Roles of unsaturated fatty acids (especially omega-3 fatty acids) in the brain at various ages and during ageing. 2004. J Nutr Health Aging 8(3):163-74.

Greenberg JA, Bell SJ, Ausdal WV. Omega-3 Fatty Acid Supplementation During Pregnancy. 2008. Rev Obstet Gynecol 1(4):162–169.

Holub DJ, Holub, BJ. Omega-3 fatty acids from fish oils and cardiovascular disease. 2004. Mol Cell Biochem 263(1-2):217-25.

Kris-Etherton PM, Harris WS, Appel LJ;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Nutrition Committee. Fish consumption, fish oil, omega-3 fatty acids, and cardiovascular disease. 2002. Circulation 106(21):2747-57.

Looker AC, Pfeiffer CM, Lacher DA, Schleicher RL, Picciano MF, Yetley EA. Serum 25-hydroxyvitamin D status of the US population: 1988-1994 compared with 2000-2004. 2008. AJCN 88(6):1519-1527.

Lopez-Garcia E, Schulze MB, Manson JE, Meigs JB, Albert CM, Rifai N, Willett WC, Hu FB. Consumption of (n-3) Fatty Acids Is Related to Plasma Biomarkers of Inflammation and Endothelial Activation in Women. 2004. J Nutr 134:1806-11.

Saintonge S, Bang H, Gerber LM. Implications of a New Definition of Vitamin D Deficiency in a Multiracial US Adolescent Population: The National Health and Nutrition Examination Survey III. 2009. Pediatrics 123(3):797-803.

Sinikovic DS, Yeatman HR, Cameron D, Meyer BJ. Women’s awareness of the importance of long-chain omega-3 polyunsaturated fatty acid consumption during pregnancy: knowledge of risks, benefits and information accessibility. 2009. Public Health Nutrition 12:562-569.

Tartibian B, Maleki BH, and Abbasi A. Omega-3 fatty acids supplementation attenuates inflammatory markers after eccentric exercise in untrained men. Clin J Sport Med 2011 Mar;21(2):131-7.

Uauy R, Hoffman DR, Mena P, Llanos A, Birch EE. Term infant studies of DHA and ARA supplementation on neurodevelopment: results of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 2003. The Journal of Pediatrics 143(4), S1:17-25.

Schools Physical Activity and Nutrition Survey (SPANS)

Connor WE. Importance of n-3 fatty acids in health and disease. 2000. Am J Clin Nutr 71(supply):171S-5S.

Dalton A, Wolmarans P, Witthuhn RC, Van stuijvenberg ME, Swanevelder SA, Smuts CM. A randomised control trial in schoolchildren showed improvement in cognitive function after consuming a bread spread, containing fish from a marine source. 2008. Prostaglandins Leukot Essent Fatty Acids. 80(2-3):143-9.

Hoffman DR, Theuer RC, Castañeda YS, Wheaton DH, Bosworth RG, O’Connor AR, Morale SE, Wiedemann LE, Birch EE. Maturation of Visual Acuity is Accelerated in Breast-Fed Term Infants Fed Baby Food Containing DHA-Enriched Egg Yolk. 2004. J Nutr 134:2307-13.

Simopoulos AP. 2002. The importance of the ratio of omega-6/omega-3 essential fatty acids. Biomed Pharmacother 56(8): 365-79.

Kiecolt-Glaser J, et al. 2012. Omega-3 supplementation lowers inflammation in healthy middle-aged and older adults: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Brain, Behavior, and Immunity 26(6): 988-995.

Kiecolt-Glaser, et al. 2011. Omega-3 supplementation lowers inflammation and anxiety in medical students: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Brain, Behavior, and Immunity 25(8): 1725-1734.

Surette M. 2008. The science behind dietary omega-3 fatty acids. CMAJ 178(2): 177-180.

Haag M. 2003. Essential fatty acids and the brain. Can J Psychiatry 48: 195-203.

Querques G, Forte Raimondo, Souied E. 2011. Retina and omega-3. J Nutr Metab [Internet] [accessed 11 April 2018] Available at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3206354/

Kang J. 2012. Reduction of heart rate by omega-3 fatty acids and the potential underlying mechanisms. Front Physiol 3: 416.

Dyall S. 2015. Long-chain omega-3 fatty acids and the brain: a review of the independent shared effects of EPA, DPA, and DHA. Front Aging Neurosci [Internet] [accessed 5 April 2018] Available at https://www.frontiersin.org/articles/10.3389/fnagi.2015.00052/full

Tan Z, et al. 2012. Red blood cell omega-3 fatty acid levels and markers of accelerated brain aging. Neurology 78(9): 658-664.

Denis I, Potier B, Heberden C, Vancassel S. 2015. Omega-3 polyunsaturated fatty acids and brain aging. Curr Opin Clin Nut Met Car 18(2): 139-146.

Coletta J, Bell S, Roman A. 2010. Omega-3 fatty acids and pregnancy. Rev Obstet Gynecol 3(4): 163-171.

Helland IB, et al. 2003. Maternal supplementation with very-long-chain n-3 fatty acids during pregnancy and lactation augments children’s IQ at 4 years of age. Pediatrics 111(1): e39-44.

Escamilla-Nuñez MC, et al. 2014. Omega-3 fatty acid supplementation during pregnancy and respiratory symptoms in children. Chest 146(2): 373-382.

Barker T, Henriksen VT, Martins TB, Hill HR, Kjeldsberg CR, Schneider ED, Dixon BM, & Weaver LK (2013). Serum 25-hydroxyvitamin D predicts muscular weakness after intense exercise. Nutrients, 5; 1253-75.

Barker T, Martins TB, Hill HR, Kjeldsberg CR, Dixon BM, Schneider ED, Henriksen VT, & Weaver LK (2014). Vitamin D sufficiency associates with an increase in anti-inflammatory cytokines after intense exercise in humans. Cytokine, 65: 134-137.

https://www.meg-3.com/en_US/health-benefits.html

您可能也有兴趣阅读

Selective focus happy couple hugging with positive pregnancy test in bedroom.

孕期营养-为健康的怀孕和宝宝打造基础

孕期营养是拥有健康宝宝的关键。了解如何制定不同怀孕阶段的健康饮食计划。

阅读更多

Food sources of omega 3 and healthy fats, top view.

学习关于膳食脂肪的知识

简单介绍了膳食脂肪的化学性质及其在营养中的作用,探讨不同类型脂肪之间的差异,以及其在饮食中的角色。

阅读更多

五种您会喜欢又对心脏健康有益的美食

了解五种对心脏健康有益的食物,以及为什么它们对心脏有益。获取制定心脏健康饮食的提示。

阅读更多

*这些内容未经美国食品暨药物管理局的审阅。本产品不用于诊断、治疗、医治或预防任何疾病。

找不到您要的吗?请再搜寻一次,或在这里提交您的 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