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ANA為什麼使用大豆?

USANA使用大豆做為營養粑和沖調飲品的蛋白質來源。種種因素促使我們做了這個決定,最重要是一個事實,即大豆蛋白是高品質的完全營養,而食用大豆已證實能帶來若干長期的健康益處。此外,大豆蛋白也對生態友善,其生產對環境的影響比大多數動物蛋白質食物的生產低得多。

這並不意味著我們不重視其他蛋白質的營養價值。例如乳清蛋白,從營養角度來看也是高品質的,並且對於以建立肌肉為主要目標的人具有一些優勢;它在味道和口感上也有一些優勢,儘管較新的分離大豆蛋白在口感方面也開始迎頭趕上。我們也認識到米、豌豆、和其它濃縮蛋白的價值,但是請注意,這些很少有像大豆和乳清蛋白那樣完全而均衡的。

一般情況下,雖然我們的立場是,健康的飲食應包括來自多種來源的蛋白質―包括天然食物(豆類、全穀類、肉類、乳製品、和魚類),以及健康的加工食品,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認為大豆、乳清、和其它分離蛋白與濃縮蛋白能健康地平衡飲食中的重要成份。

那麼,大豆是大家首選的蛋白來源嗎?不。顯然有人對大豆敏感或過敏,這些人應避免或限制他們對大豆蛋白的攝取。同樣地,有人對乳製品過敏,他們應避開乳清蛋白。素食者或全素者可能要避開乳清蛋白,因為它是動物製品。

但是對於USANA科學家而言,並沒有充分的理由在乳清蛋白和大豆蛋白之間為絕大多數人做出一個全有或全無、非黑即白的選擇。

 

進一步分析:

  1. 大豆蛋白的營養價值

有幾種評估蛋白質營養價值的尺度已經發展了很多年,這些已被用於評價各種蛋白質支持生長、供應重要氨基酸、以及通常滿足人類蛋白質需求等能力。第一個被廣泛接受的標準是「蛋白質效益比」(PER);這個於1919年開發的方法集中在一個特定蛋白質支持生長的特性,並用大鼠(而不是人類)作為試驗動物。由於囓齒動物和人類之間的代謝差異,這種方法基本上沒有什麼可信度,如今已很少被使用。

第二種方法稱為「生物價」(BV),是根據保留在身體的蛋白氮計算。它被認為是評估蛋白質利用率的一個很好的方式。BV值從0到100,若一種蛋白質的氮幾乎100%被身體所保留,則以100表示。有些人(特別是在體育界)使用這個方法,但它在營養科學家當中並未獲得廣泛接受。

大多數營養學家(和體育界許多人)現在都以「蛋白質經消化率修正的氨基酸積分」(PDCAAS)做為評估蛋白質品質的國際標準。這種方法係由聯合國糧食暨農業組織所制定,並通過了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的認可,它具體參考2-5歲兒童,考慮一種蛋白質在與人類的氨基酸需求相比較時的氨基酸平衡。它還考慮了蛋白質的消化率,或蛋白質被人體分解和吸收的程度。PDCAAS從0.0到1.0,若一種蛋白質從品質的角度來看能完全滿足人類的需求,分數即為1.0。

在20世紀90年代,很大程度上由於乳製品業所贊助的強力而成功的行銷活動所及,乳清蛋白成為健美運動員首選的蛋白質。那種促銷活動是根基於一些分離乳清蛋白的BV評分為100的事實上。在比較上,卵白蛋白質(健美運動員的傳統標準)的BV通常為90分,而大多數魚、牛肉、和大豆蛋白均為70幾分。(您會看到這些食品有各種不同的BV分數,因為不同的人以不同的方式表達比值,用於測量BV的技術不精確,而且也不容易從一個實驗複製到另一個實驗。)

然而,當採用PDCAAS方法時,分離大豆蛋白、分離乳清蛋白,以及卵白蛋白質的得分都是完整的1.00,這意味著它們在支持人類健康都有非常高(而且基本上等效)的營養價值。

分離大豆蛋白的PDCAAS高分數顯示兩個要點:第一,大豆蛋白能被人體徹底消化和吸收。(就是「PDCAAS」當中的「D」);第二,大豆蛋白是完全的營養,它包含了人類生長、發育、和健康的所有適當平衡的必要氨基酸。(就是「PDCAAS」當中的「AA」)

有些作者聲稱,大豆缺乏必需氨基酸的蛋氨酸,彷彿在暗示大豆不含蛋氨酸。這是不正確的。大豆可能不含豐富的蛋氨酸,但在大多數情況下其含量已足夠提供人體的需求。此外,指出可以由另一種含硫氨基酸(半胱氨酸)來滿足人類氨酸的部份需求是很重要的。若考慮半胱氨酸+蛋氨酸的含量,則大豆蛋白的營養非常好。

  1. 大豆過敏與敏感

大豆名列聯合國糧食暨農業組織的八種最常見的食物過敏原清單上。這份清單包括牛奶、雞蛋、魚、甲殼類、小麥、花生、堅果、和大豆;這些食物總共約佔食物過敏的90%。

也就是說,一件重要的事是,要明白這些備受矚目的食物過敏的發病率、嚴重程度、和症狀都有很大的不同,而大豆蛋白―相對於例如牛奶和堅果蛋白質―是一個相對溫和的過敏原。考慮以下幾點:

  • 牛奶和堅果過敏的普遍性各為大豆過敏的5-6倍。實際上,大豆過敏的真實發生率(經過雙盲、安慰劑對照食物挑戰的確認)是相當低的。研究指出,對大豆的過敏反應主要是發生在不到四歲的兒童,並且大多數人的估計均認同孩子的<1.0%(大約是0.2-0.4%的兒童)有真正的大豆過敏。此外,90%有大豆反應的兒童到了四歲就不再過敏。鑑於這些數據,可以安全地認定只有<0.1%成年人(1,000人中不到1人)對大豆過敏。
  • 食物過敏原反應的門檻,或引起過敏性反應的蛋白質最小口服劑量,大豆往往比牛奶和花生蛋白高了幾個數量級(超過100-1000倍)。換句話說,需要比牛奶或花生蛋白質多100-1000倍以上的大豆蛋白才會在敏感的人身上引發過敏性反應。
  • 大豆過敏往往會產生相對於其他食物過敏輕微的症狀。在一項臨床食物挑戰研究的總結報告指出,在80%的報告病例中,大豆過敏的症狀是微小到輕微,剩下的20%則是溫和。沒有發現嚴重的大豆過敏反應。相比之下,牛奶和花生過敏中,50-70%的病例產生微小到輕微症狀,20-30%的病例是中度症狀,10-15%症狀的是重度。

結論是,大豆蛋白會在一些人身上產生過敏反應,但相對於牛奶、花生、和其他眾所周知的食物過敏原來說,對大豆的反應較不常見、較難引發,也較不嚴重。

在真正的過敏反應之外,有些人可能會對大豆中「不易消化的」糖和纖維敏感。這些成份會引起腹脹和脹氣,就像在大部分豆類中的糖和纖維以及在牛奶中的乳糖一樣。當人們使用含90-92%大豆蛋白及只有3-4%碳水化合物(纖維加上簡單和複雜的糖與澱粉)的高度精煉的分離大豆蛋白時,這些症狀通常即使不能消除也會減輕。

  1. 大豆與減重

有人聲稱,以大豆為主的代餐配方對減重是無效的。然而,事實是大豆蛋白被有效地用來作為減肥飲食的成分意已超過20年。動物研究顯示,大豆蛋白和其相關聯的生物活性異黃酮和肽對於葡萄糖代謝、脂肪代謝、胰島素敏感性,代謝率,食物攝取和減重都能發揮有益的作用。在人類的研究進一步顯示,增加大豆或動物蛋白質的攝取量可提高代謝率、降低食慾、增加飽腹感。此外,隨機臨床試驗和臨床減重研究也顯示,以大豆蛋白為主的飲食在幫助人們減重和減少腹部脂肪上,效果至少跟以乳蛋白為主的飲食一樣。

事實是,減重最重要的是減少熱量的攝入和藉著運動增加熱量的消耗,而不是簡單地在日常飲食中增加大豆或乳清蛋白。

  1. 大豆與甲狀腺功能

有人聲稱,應該避免吃大豆食品,因為它們含有會干擾甲狀腺功能的化合物(異黃酮)。我們認為這是一個「半事實」,跟攝取適量大豆作為一種健康、均衡飲食的健康人士幾乎不相關。

人們研究食用大豆與甲狀腺功能的關係已超過70年。1950和1960年代有幾起確診的甲狀腺腫大病例發生在食用大豆配方的嬰兒身上,於是對這個議題的興趣開始增加。接著,在體外和動物研究中,科學家發現,高濃度的大豆金雀異黃酮和大豆異黃酮苷素可以抑制甲狀腺過氧化酶和5′-脫碘酶的活性,這是兩種甲狀腺激素的生物合成的關鍵酶。

從那時起,有14項人體臨床試驗評估了大豆食品及大豆異黃酮對甲狀腺功能的影響。所有參與受試者據推測均為健康人士,且幾乎沒有例外地都使用分離大豆蛋白。

除了一個例外,所有的研究均顯示大豆對甲狀腺功能若不是沒有影響就是只有輕微而臨床上不相關的影響。其中一項試驗則發現,在吃了火烤的米醋醃製大豆的日本成年人身上,有明顯的抗甲狀腺效應(這也是反對大豆的文獻中經常提到的)。但這項研究沒有特別分析這種食品所含大豆蛋白和異黃酮的特性,也沒有對照組可供參考,因此,其相關性頗受質疑。

一項大型研究評估了大豆異黃酮補充品對甲狀腺功能的具體影響,給予年齡在64和83歲之間的絕經後婦女日劑量90毫克大豆異黃酮或安慰劑,實驗開始先檢測甲狀腺激素的基本濃度,並在90和180天後各檢測一次。六個月後,兩組之間的甲狀腺激素沒有發現統計學上明顯的差異。

現在多數專家認為,大豆食品和分離大豆蛋白對健康成人的甲狀腺功能幾乎沒有任何影響。這就是說,甲狀腺功能減退和/或次優碘營養狀況的人不該忽略大豆異黃酮干擾甲狀腺功能的潛力。但這些群體以外,我們堅定認為若適量食用作為健康均衡飲食的一部分時,大豆是蛋白質的良好來源。

為了支持這一立場,請注意亞洲人食用大豆產品已有悠久的歷史,卻無顯著的甲狀腺腫大症狀發生。這項事實也適用於不僅食用更多大豆,還大量食用含有已知能抑制甲狀腺酶活性的其他類黃酮的水果和蔬菜的素食者。這些類黃酮包括山柰酚(存在於蘋果、洋蔥、綠茶中)、柚皮素(存在於柑橘類水果中),槲皮素(存在於水果和漿果中);這些化合物廣泛分佈於植物性的食物,素食者和全素者相對食用較高濃度(每天多達1克以上)。儘管如此,素食似乎與降低甲狀腺功能無關。

  1. 大豆植酸鹽

磷對於植物和動物都是一種必要營養素,植物將這些磷以植酸鹽(肌醇六偏磷酸鹽)的形式儲存在種子裡,以支持幼苗的生長。植物植酸鹽被一些人認為是「反營養素」,因為人類飲食中的植酸鹽會跟鐵、鋅等必要礦物質互相作用,抑制腸道的吸收。然而,其他人則認為植酸鹽是重要的食品成分,它不僅是天然的食品保鮮抗氧化劑,還有助於食用全穀類、豆類、種子和堅果的人士降低罹患心臟病和癌症的風險。

黃豆中含有大量植酸鹽(1.3-1.4%),有些人以此為避免大豆食品的理由。不過,重要的是要注意大部分全穀類、豆類、種子、和堅果也都含有豐富的植酸鹽(表1),而且有大量科學研究指出這些食物是有助長壽和減少疾病風險的健康、均衡飲食的重要部分。因此,既然那麼多健康食物的植酸鹽含量都跟大豆差不多,那麼就很難說是否應該避免食用大豆了。

同樣重要的是要注意,以百分比為基礎,分離大豆蛋白的植酸鹽含量遠低於全大豆。

表1. 一些常見穀類、豆類、和堅果的植酸研含量。數值取自NR Reddy and SK Sathe (eds).  Food Phytates.  CRC Press, 2001.

 

食物 植酸鹽含量(%)
全小麥 0.7-1.1
麵粉 0.3-1.4
麥麩 2.0-5.3
玉米 0.8-1.0
燕麥 1.0
大麥 1.0
糙米 0.9
大豆 1.3-1.4
分離大豆蛋白 0.7-0.9
菜豆 2.6-2.9
扁豆 0.4-0.5
鷹嘴豆 0.6
小白豆 1.2
大北豆 2.6-2.9
豌豆 0.8-1.2
榛果 1.9
胡桃 0.6-2.4
杏仁 1.3-3.2
腰果 0.6-2.0

 

  1. 大豆與慢性病的風險,偏重討論乳癌

食用大豆和慢性病風險之間的關聯是有爭議的。流行病學研究指出,食用大豆與降低心臟病、骨質疏鬆症、和某些癌症的風險有關聯,但這些關係背後的機制尚不清楚。是大豆本身有益,或這些保護性關聯是由於吃較多大豆的人所吃的動物蛋白和脂肪也較少呢?似乎這兩個因素都有關,但已經有足夠的研究指出,大豆蛋白和大豆異黃酮似乎提供了一些直接的好處。

心血管疾病:關於心臟病,已發現食用大豆蛋白與適度(3-5%)降低血清低密度脂蛋白(LDL)膽固醇有關。大豆異黃酮能對維持血管功能和預防動脈硬化發揮一些作用,但這些好處的臨床意義仍無法確定。

骨質疏鬆症:經常食用大豆製品的亞洲人骨折率普遍比很少食用大豆製品的西方人來得低。此外,有些臨床證據顯示,大豆蛋白與含豐富大豆異黃酮的飲食擁有保留骨質的效應。然而證據並不明朗,因此一些專家的結論是,雖然大豆製品和異黃酮不應被當做降低骨質疏鬆症風險的唯一方法,但應鼓勵關心骨骼健康的停經後婦女在自己的飲食中加入大豆製品。

癌症/乳癌:流行病學研究發現,食用大豆與降低前列腺癌、乳癌和直腸癌的風險有關聯。大豆製品中含有5類已知的抗癌劑,包括異黃酮(植物雌激素)、蛋白酶抑製劑、植酸鹽、植物固醇、皂苷,以及其它潛在的抗致癌物,例如酚酸、卵磷脂、和ω-3脂肪酸。

雖然有越來越多的文獻支持以蛋白酶抑製劑作為抗致癌物,但異黃酮是目前關於乳癌最深入研究的大豆植化素。此外,某些蛋白酶抑製劑(如大豆所含的Bowman-Birk抑製劑(BBI))在動物試驗中已證實能防止和抑制致癌物而沒有毒性。濃縮型BBI(簡稱BBIC)已被認定為人類防癌試驗使用的試驗中新藥。

大豆的兩種主要異黃酮是金雀異黃酮和大豆異黃酮苷素,而這兩種都被認為具有抗癌保護性。此兩種化合物都是抗氧化劑,幫助中和人體內的游離基。此外,這些異黃酮在結構上與雌激素相似,且能在多種組織中的雌激素受體(特別是雌激素受體-β)相結合。也就是說,金雀異黃酮和大豆異黃酮苷素只展現微弱的雌激素活性,也許只有1/400到1/1,000的雌二醇。它們的活性遠比其他大多數的植物雌激素、類雌激素、雌激素拮抗劑(例如β-植甾醇、雙酚A、辛基酚、tamoxifen)弱得多。因為高濃度的雌激素已知和乳癌及其他與激素相關的癌症有關聯,而異黃酮可能有保護作用,能結合雌激素受體並阻斷多效型雌激素的有害影響,從而充當整體抗雌激素。

在大鼠和細胞培養的人類乳癌細胞系列的實驗中,大豆異黃酮已被證實可對抗乳癌。然而,沒有任何臨床試驗的文獻指出大豆能降低有高度罹患乳癌風險婦女的風險。

長期適度食用含有異黃酮的大豆製品,可能有助於亞洲國家的乳癌發生率相對較低。乳癌在日本和中國的發生率是西方婦女的1/5。在東南亞每天大豆蛋白的攝取量平均為10-50克,而美國人每天攝取1-3克。亞洲婦女每天攝取20-80毫克的異黃酮;而美國婦女每天的平均攝取量則低於5毫克。

有好幾項流行病學研究特別檢查了食用大豆與乳癌發生率之間的關聯,其中有很多(但非全部)都顯示攝取大豆有防護作用。在一項針對200名新加坡籍華裔婦女乳癌患者與420位對照組的研究中,停經前婦女乳癌風險的降低與大量攝取大豆製品有關。洛杉磯南加州大學最近所做的一項病例對照研究,採訪了597名曾患乳癌的亞裔美國女性患者和966名對照者;發現提高豆腐攝取的頻率,不論是停經前或停經後的婦女,其罹患乳癌的風險都降低了。最近一項針對21,852名40-59歲的日本婦女的大型研究發現,大豆異黃酮攝取量最高者與攝取量最少的婦女相比較,她們罹患乳癌的風險降低了高達54%。

在一些動物試驗中,膳食大豆異黃酮以證實可抑制乳癌,但在其它的動物研究中,卻顯示對它們施予非常高劑量時(相當於人類每天150毫克的劑量)則會刺激乳癌發展。進一步的實驗室研究顯示,大豆異黃酮可以抑制試管中人類乳癌細胞的增殖。不幸的是,目前還沒有長期的人體臨床試驗可以幫助回答這個問題。

因此,爭議仍停留在有乳癌家族史的婦女,或被確診患有雌激素依賴性腫瘤的婦女是否應避免食用大豆製品。根據我們的研究,我們鼓勵有風險和有疑慮的婦女向她們的醫生及腫瘤專家諮詢這個問題。

總之,在審視了科學文獻,並與專家們討論過這個主題後,我們得出以下結論。

  • 含異黃酮的大豆製品,似乎有抑制乳癌的保護作用,尤其是當終身食用時(例如在童年時期就當作健康均衡飲食的一部分開始食用)。
  • 在健康飲食中攝取大豆異黃酮,就像亞洲飲食所反映的,每天大約20-80毫克。
  • 應避免通過食用高異黃酮含量的食品和補充品而快速攝取大豆異黃酮(每天>150毫克),特別是有雌激素依賴性乳癌風險和過去未經常食用大豆製品的更年期和停經後婦女。

最後,關注這問題是很重要的。飲食和罹患慢性疾病風險之間的關係是複雜的,而我們對於大豆和長期健康的問題可能永遠不會有一套完整的答案。也就是說,我們認為科學證據的份量清楚顯示,無論是整體或從分離大豆蛋白製造的大豆製品,都可以被絕大多數的健康人士作為健康均衡飲食的一部份安全適度地食用。大豆提供均衡而營養的蛋白質來源,可用來取代動物性蛋白質的攝取。它也提供一些與長期健康有關的植化素。大豆也包含會干擾某些生理過程的植化素(植酸鹽和酶抑製劑),但這既不獨特也不必為此驚慌,大多數的植物性天然食材都含有類似的化合物。而且,營養科學已經告訴我們這一切,就是富含植物性天然食材的飲食,通常都有預防慢性病的保護作用,並能促進一般健康。

  1. 發酵與非發酵大豆製品

傳統大豆製品有主要兩大類:非發酵和發酵。主要的非發酵大豆製品包括豆漿、豆腐、大豆、和鹽烤大豆;食用這些食品主要是為了營養。主要的發酵大豆製品包括豆醬(日本味噌)和發酵大豆(日本納豆);發酵的豆醬通常在烹飪時用來作為調味品,而食用發酵大豆也是正餐的一部份。

目前科學對於哪種類型的大豆較優質尚無定論。以下是幾點需要考慮的:

  • 發酵大豆製品能提高異黃酮的生物利用度。然而,它也會降低食物實際的異黃酮含量。一般對非發酵大豆製品的攝取量高於發酵大豆製品,有助於更大比例獲得膳食異黃酮。
  • 雖然非發酵產品的消化不是普遍的問題,而且一般都能獲得解決,但發酵大豆製品對有些人來說可能更容易消化。
  • 發酵製品的植酸鹽含量較低。再次說,這不是主要問題,因為食用典型混合飲食的人身上礦物質濃度並未明顯受到非發酵大豆中的植物酸含量的影響。此外,攝取植物酸已顯示與某些癌症的風險降低有關。
  • 發酵大豆製品的鈉含量可能相當高。一項針對大豆攝取與胃癌的研究指出,攝取發酵大豆製品(主要是味噌)風險會增加,但攝取非發酵大豆製品(主要是豆腐)風險則降低。癌症風險的增加可能是和吃發酵製品攝取了高鈉有關。鈉的攝取公認是胃癌的危險因素。
  • 聲稱非發酵大豆製品不如發酵大豆製品的聲明是具有誤導性的。審視26項針對使用含大豆或大豆異黃酮飲食的致癌性動物實驗研究報告後發現,其中17項(65%)指出此舉具有保護作用。沒有報告指出攝取大豆會增加腫瘤的發展。流行病學的數據也不一致,雖然食用非發酵豆製品(例如豆漿和豆腐)似顯示具有保護性,或者與癌症風險無關;但也沒有明顯一致的模式可證明與發酵大豆製品(例如豆醬)有關。這對於與激素相關或非關激素的癌症的保護作用均相同。

大豆對於心臟病、骨質疏鬆症、癌症、和其他慢性疾病等的已知相關好處,都是根據大豆食品、大豆蛋白、或大豆異黃酮的總攝取量而定。在已發表的科學文獻中,一般對發酵和非發酵大豆製品的好處都未加以區別。如果有的話,已發表的針對大豆的研究報告,絕大多數都以非發酵大豆製品或產品為主。

再次聲明,USANA的立場是:最佳營養從包含廣泛植物性食物的健康均衡飲食開始,。有鑑於此,或許要利用大豆的健康效益,最好的辦法就是適量吃來自各種發酵和非發酵的製品。

  1. 環境的考慮

有些人反對大豆,因為它已成為世界各地工業食品生產的典範。單是美國每年就種植7-8千萬英畝的大豆。這項生產採用「綠色革命」的原則,即單一栽培、大量使用化學肥料、農藥、除草劑、和基因改造混種、高度投入化石燃料、貧瘠土地的使用導致土壤風化、龐大的政府補貼…等等。總之,大豆不是用一種永續性方式種植的,對我們的環境造成了鉅大的負擔。

不幸的是,我們大多數基本食材(玉米、小麥、米、牛肉、雞肉、牛奶、魚)都是以大規模非永續性的方式經營的。問題在於我們一般都用這種「破」方法來進行農業和糧食生產。那不是大豆固有的特色。

事實上,大豆擁有若干優點,大大降低了它作為蛋白質來源對環境的影響。反過來,這些優點表示,當大豆被當作均衡飲食的一部份食用時,可以幫助人類減少飲食對環境造成的整體影響。這些優點包括:

  • 大豆植物從大氣中修復氮氣,而它只需要一點點(如果有的話)氮肥。此外,在同一塊田地裡,若以玉米和其他作物來和大豆輪替種植,大豆的種植可以減少這些輪替作物所需氮肥的用量。
  • 大豆是提供蛋白質的主要植物性來源,大豆蛋白是完全而均衡的營養,並且跟大多數動物蛋白一樣營養豐富,而其環境成本卻低很多。每年美國生產的玉米和大豆,有非常高的比例是用來飼養牛、豬和雞,而這些榖物轉換成肉品是非常不符合效益的。事實上,生產一磅牛肉需要20磅的玉米和大豆;與此相比,生產一磅雞肉需要4.5磅,而生產一磅豬肉需要7.3磅。

總而言之,綜合以上因素,在一磅對一磅的基礎下,一磅大豆蛋白的環境成本只有一磅動物或乳蛋白的10-20%。顯然地,以大豆作為我們飲食中主要的蛋白質來源,能幫助我們吃位於較低食物鏈的食物,減少我們的飲食對環境的影響。

總結

結論是,USANA認為大豆是提供絕大多數人蛋白質的健康來源。但顯然有人對大豆過敏和/或敏感,那些人就需要限制他們對大豆的攝取或全面避免大豆。但我們已經看到科學研究指出,這樣的人並不多。

也就是說,我們每個人對於自己該吃什麼食物都能做出最好的評斷。如果您吃大豆製品出現副作用(即使您並未被診斷為大豆過敏),那麼減少攝取或遠離大豆就是明智之舉。

我們鼓勵人人都成為積極的營養學「學生」,從各種與本身所吃食物有關的資源尋求客觀知識。我們鼓勵人人都質疑那些不合常理、或聽起來太好或太嚇人,讓人懷疑其真實性的資訊。

與往常一樣,有關的蛋白質來源,我們可以提供您的最具體而合乎常理的建議是:健康飲食應該涵蓋各種來源的蛋白質,包括天然食物(豆類、全穀類、肉類、乳製品、和魚類)以及健康的加工食品。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認為大豆、乳清、其它分離與濃縮蛋白質都可在健康均衡飲食發揮作用。

參考資料與建議閱讀文獻

Bruce B, Messina M, Spiller GA. Isoflavone supplements do not affect thyroid function in iodine-replete postmenopausal women. 2003. J Med Food 6:309-16.

Cordle CT. Soy protein allergy: incidence and relative severity. 2004. J Nutr 134:1213S-9S.

Cotterchio M, Boucer BA, Manno M, Gallinger S, Okey A, Harper P. Dietary phytoestrogens intake is associated with reduced colorectal cancer risk. 2006. J Nutr 136:3046-53.

De Kleijn MF, van der Schouw YT, Wilson PW, Adlercreutz H, Mazur W, Frobbee DE, Jacques PF. Intake of dietary phytoestrogens is low in postmenopausal women in the United States: the Framingham study (1-4). 2001. J Nutr 131:1826-1832.

Divi RL, Doerge DR. Inhibition of thyroid peroxidase by dietary flavonoids. 1996. Chem Res Toxicol 9:16-23.

Doerge DR, Sheehan DM. Goitrogenic and estrogenic activity of soy isoflavones. 2002. Environ Health Prespect 110 Suppl 3:349-53.

Duffy C, Perez K, Partridge A. Implications of phytoestrogen intake for breast cancer. 2007. CA Cancer J Clin 57:260-77.

Fournier DB, Erdman JW Jr, Gordon GB. Soy, its components, and cancer prevention: a review of the in vitro, animal, and human data. 1998. Cancer Epidemiol Biomarkers Prev 11:1055-65.

Gutendorf B, Westendorf J. Comparison of an array of in vitro assays for the assessment of the estrogenic potential of natural and synthetic estrogens, phytoestrogens and xenoestrogens. 2001. Toxicology 166:79-89.

Hydovitz JD. Occurrence of goiter in an infant on a soy diet. 1960. N Engl J Med 262:351-3.

Lee HP, Gourley L, Duffy SW, Esteve J, Lee J, Day NE. Dietary effects on breast-cancer risk in Singapore. 1991. Lancet 337:1197-200.

Liu Z, Li W, Sun J, Liu C, Zenhjg Q, Huang J, Yu B, Huo J. Intake of soy foods and soy isoflavones by rural adult women in China. 2004. Asia Pac J Clin Nutr 13:204-9.

McMichael-Phillips DF, Harding C, Morton M, Roberts SA, Howell A, Potten CS, Bundred NJ. Effects of soy-protein supplementation on epithelial proliferation in the histologically normal human breast. 1998. Am J Clin Nutr 68(Suppl):1431S-5S.

Messina M, Ho S, Alekel DL. Skeletal benefits of soy isoflavones: a review of the clinical trial and epidemiologic data. 2004. Curr Opin Clin Nutr Metab Care 7:649-58.

Messina M, McCaskill-Stevens W, Lampe JW. Addressing the soy and breast cancer relationship: review, commentary, and workshop proceedings. 2006. J Natl Cancer Inst 98:1275-84.

Messina M, Nagata C, Wu AH. Estimated Asian adult soy protein and isoflavone intakes. 2006. Nutr Cancer 55:1-12.

Messina M, Redmond G. Effects of soy protein and soybean isoflavones on thyroid function in healthy adults and hypothyroid patients: a review of the relevant literature. 2006. Hyuroid 16:249-58.

Munro IC, Harwood M, Hlywka JJ, Stephen AM, Doull J, Flamm WG, Adlercreutz H. Soy isoflavones: a safety review. 2003. Nutrition Rev 61:1-33.

Reddy NR, Sathe SK (eds). Food Phytates. 2001. CRC Press, Boca Raton.

Roberts P. The End of Food. 2008. Houghton Mifflin Co, New York.

Sacks FM, Lichtenstein A, Van Horn L, Harris W, Kris-Etherton P, Winston M. Soy protein, isoflavones, and cardiovascular health. 2006. Circulation, 113:1034-44.

Trock BJ, Hilakivi-Clarke L, Clarke R. Meta-analysis of soy intake and breast cancer risk. 2006. J Natl Cancer Inst 98:459-71.

Tuka K, Umegaki K, Sato Y, Endoh K, Watanabe S. Soy isoflavones lower serum total and LDL cholesterol in humans: a meta-analysis of 11 ra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 2007. Am J Clin Nutr 85:1148-56.

Wu AH, Ziegler RG, Horn-Ross PL, Nomura AM, West DW, Kolonel LN, Rosenthal JF, Hoover RN, Pike MC. Tofu and risk of breast cancer in Asian-Americans. 1996. Cancer Epidemiol Biomarkers Prev 11:901-6.

Yamamoto S, Sobue T, Kobayashi M, Sasaki S, Tsugane S. Soy, isoflavones, and breast cancer risk in Japan. 2003. J Natl Cancer Inst 95:906-13.

Yan L, Spitznagel E. A meta-analysis of soytfoods and risk of breast cancer in women. 2004. Int J Cancer Prevention 1:281-93.

Young VR, Pellett PL. Plant proteins in relation to human protein and amino acid nutrition. 1994. Am J Clin Nutr 59(suppl):1203S –12S.

Zhang Y, Song TT, Cunnick JE, Murphy PA, Hendrich S. Daidzein and genistein glucoronides in vitro are weakly estrogenic and activate human natural killer cells at nutritionally relevant concentrations. 1999. J Nutr 129:399-405.

Zuidmeer L, Goldhahn K, Rona RJ, Gisiason D, Madsen C, Summers C, Sodergren E, Dahlstrom J, Lindner T, Sigurdardottir ST, McBride D, Keil T. The prevalence of plant food allergies: a systematic review. 2008. J Allergy Clin Immunol 121:1210-8.

找不到您要的嗎?請再搜尋一次,或提交您的問題 這裡